总司

偶尔写文,小学生文笔。。。心痛,求勾搭

骗徒的笑容与眼泪,只有在死亡前才会是真实的。
————————————
第一次画指绘,看了以后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完全看不出是谁。。。。。qwq求勾搭、小心心和评论qwq

『丞坤』愚蠢的爱

小学生文笔,剧情狗血,有私设,慎入!
只是记梗,有空可能会写。。
cp是丞坤,洁癖勿入!请勿上升真人!
幸福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渴望评论和小心心。
OK?   go↓

——————————
1.

那是蔡徐坤第一次见到那个少年。

那一天,蔡徐坤去医院买感冒药,头脑的晕眩感与身体的不适充斥着他的神经。蔡徐坤尽力使自己的精神保持清醒,在买好了感冒冲剂并拒绝了医生留院吊盐水的人要求后,便坐在医院大厅的椅子上等待自己的团员来将他带走。

蔡徐坤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生病了,自从正式出道后,自己的生活一直在没日没夜的练习和不断地去赶通告中度过,休息时间像被捏紧的海绵一般不断缩水,即使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演唱会依然会担忧自己是否会被时间的浪潮与他人的挤兑所吞噬。尽管团员们总是安慰他说并不会这样,但蔡徐坤早早地便踏入了娱乐圈,自然是明白娱乐圈的残酷。

在这个圈子里,天平不会因为你是新人就会偏向你这一边。只要你没有对手强,那就只有被雪藏的结果。

蔡徐坤静静地坐着,黑色帽子下的眼睛如星辰,而这片星空却被薄雾笼罩着,模糊着。

也许自己应该学会放弃了。蔡徐坤这样想着。他不想在被粉丝抛弃后,像一条被丢弃的丑陋狗狗,夹着尾巴在雨里哭泣。蔡徐坤的性格天生就不会让他好受。他的性格让他宁愿自主放弃,找个光鲜亮丽的理由离开娱乐圈,也不会让自己在尽力后因为失败而哭得如同孟姜女那般,而且也不会有任何用处。

蔡徐坤那过于早熟的性格总是会让他显得悲观,但他的骄傲不允许他这样。

蔡徐坤不相信鬼神命运这些“歪理邪说”,但有时他也会希望自己人生的转折点能到来——

“大哥哥,你没事吧?”

2.

蔡徐坤被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少年吓到了,不禁怔住了。

“大哥哥,你没事吧?”

少年又重复了一遍问题,好像只会说这一句话一般。

蔡徐坤到底还是个成年人,很快便回过神来,但并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睛打量着面前的少年。

对方好像察觉到了蔡徐坤的目光,发现自己的行为对于一个陌生人来说不太妥当,连忙鞠躬对蔡徐坤表达歉意:

“不好意思!我只是看你很伤心的样子,想问问有没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忙的……”

少年穿着条纹病服,也许是因为过于瘦削,领子敞开的部分太多了,鞠躬的同时,那无意间滑落的衣领下所遮掩的一道道疤痕被蔡徐坤尽收眼底。即使是对于陌生人,蔡徐坤看到一个少年身上这么多处的伤口,不免也有些心疼。

“……你怎么知道我伤心的?”鬼使神差地,蔡徐坤说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刚说完他自己就后悔了,这不就是变相承认自己难过伤心并且被一个比自己小的男生看出来了嘛!

“抱歉,你就当作……”

“因为你很像很久以前的我啊!”

蔡徐坤还未说完为自己辩解的话,就被对方的语言所感到奇怪。像他?什么意思?

“不好意思,我可能表述地不是很清楚……”少年有点窘迫地低下头,生怕蔡徐坤误解“因为你刚才坐在这里,就像我六年前第一次躺在手术床上等待手术的样子……”

嗯?!蔡徐坤有些惊讶,面前的少年看起来也不过17、18岁,六年前应该也才上小学,竟然就做了一次手术!蔡徐坤虽然不是专业的医生,但他能凭借自己的经验和刚才看到的疤痕推理出,面前这少年应该是因为患有很严重的病才会去动手术的——

“你是生了什么病吗?”蔡徐坤忍不住问道。他对面前这个病弱少年产生了兴趣。

“……先天性心脏病以及……”少年第一次在说话时犹豫了,蔡徐坤看得出来,对方不想提起,便也不再追问。

沉默片刻,蔡徐坤伸手将有些冷掉了的药剂喝下肚,努力站起身后,想起了什么,对少年说:“我要走了,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离开吧。”转身,就打算离开。

“请等一下!”少年突然拉住蔡徐坤的衣袖,大声说了一句话:“请记住,我的名字叫……”

3.

梦醒时分,过往的美好还在脑海中,与现在的孤独成为了鲜明的对比。蔡徐坤坐在床上,一时间,眼泪控制不住地、不断地从蔡徐坤的眼眶留出。

“范丞丞……”

范丞丞,这个名字已经很久不出现在蔡徐坤的生活里了。距离他们两个相遇已经两年了。
距离他们两个人分开,也已经一年了。

在这两年里,蔡徐坤从一个13线的普通男团成员,变成了一位拥有上千万粉丝的偶像。他变得更加成熟,也变得更加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

但是,如果没有范丞丞,也许就不会有他蔡徐坤的今天。范丞丞一直鼓励着他坚持梦想,一直陪伴着自己。

然而,也是因为范丞丞,蔡徐坤才会变得如此孤独。曾经的快乐与温暖,和去者一齐被埋没在墓碑中,在快乐过后,痛苦与悲伤显得更加沉重。

蔡徐坤一直懊悔着。他一直想,是不是只要自己那天不随意乱跑,范丞丞就不会追着自己?是不是只要自己乖乖地呆在宿舍,范丞丞是不是就不会去找自己?是不是只要自己不在马路上奔跑,范丞丞是不是就不会……

死。

时间不给任何人重来的机会。

死亡埋葬了一切,曾经、现在、未来。

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就算再怎么后悔,再怎么渴望,也不可能回到过去,改变任何。

因为当你遇见他时候,就注定了结局。

——————————————————

谢谢你看完~

这里来补设定~

蔡徐坤在两年前来到医院时是一个普通男团的成员,虽然一直都很努力,然而却没有遇到什么机遇。
然后范丞丞是一个父母太忙,九岁被寄养在表亲家的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当然是后来才发现的),然后表亲是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喝酒后会家暴妻子和被寄养的橙橙(感觉好狗血),后来被发现了就被接回了城。
范丞丞以前和蔡徐坤是邻居,类似“竹马竹马”(什么鬼东西),然后被寄养后二人也就断了关系,但丞丞一直没忘记坤坤,(然而坤坤忘记了……)丞丞对坤坤是抱有好感的,所以就出现了在医院里的那一幕。
之后就是二人成为了好朋友并且坤坤也想起了他们原来就认识,然后在一段时间后,互相暗恋上的对方都不敢告白,关系也就没有进展。然后在一个雨天,丞丞鼓起勇气告白但还未说出口就替坤坤挡下了车也就是出了车祸,不治而终(什么鬼剧情),然后最终坤坤在丞丞很久之前就写好的但是不敢给的信封里知道了丞丞的心意,于是后悔不已(然而没啥子用)

就介样。表打我。有空可能会认真写一下正文。。。不存在的。。。

【杰医】日记2/2

私设贼多
文笔巨渣
绝对甜文
OK请↓
——————————————————————————
       无名的旅人,我想您应该是没有参加游戏的人吧?
       因为所有参加游戏的人,都因为那压抑的气氛、荒诞的规则和恐怖的监管者而感到恐惧,根本没有办法去翻阅前人留下的日记——毕竟前人也被这样对待,写出来的东西也只会令人感到大脑缺氧。
       您也许不知道我说的游戏是什么,但我想会来到这种地方的人,都不会有很笨的头脑吧。
       其他的介绍我认为不必要存在,因为那充满血腥的内容,即使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都会忍不住作呕。
       我写下这篇日记的缘由很简单,只是单纯地想知道她的情况罢了。
       我曾经是这个游戏的参与者。我原先就是个杀手,所以对这种游戏也不算是很惊讶。但规则的束缚还是让我感到极不舒服。
       随着一场场游戏的开始与结束,出局的人越来越多,而我也因为过于极端的做法受到了其余人的排挤。而在这场游戏中,没有伙伴的帮助是很难存活下去的。即使是我,也因规则感到力不从心。
       我唯一庆幸的,就是能够在这场游戏中遇到她。
       她叫艾米丽•黛儿,是个从小城镇来的医生。刚看到她时,我就能够感觉到她与旁人的不一样。她看上去很温和,但只是她聪明的伪装。她是个有野心的人。我能够猜到,如果她和别人遇到了敌人,而对方又是个伤员,那她肯定是不会去履行作为医生的职责,而是榨干对方身上最后的一点价值后再独自逃脱——我也会这么做。我会对她感到兴趣,只是因为觉得我和她十分相似罢了。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对她的感情变了质。也许是因为看到她在解救其他人时的坚定,也许是因为她笨拙地翻墙时倔强的神情,又也许是她在看到我为救她而受伤时流出的泪水。
       但在这场残酷游戏里,爱情只是一种奢望。
       看着她被拴上气球,被绑在狂欢之椅上,对于她的爱尽数化为绝望。我拼尽全力去救她,让她逃走,而我被监管者抓住了。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释然地笑出了声。在寂静的工厂里,这笑声显得格外突兀刺耳。
       她本来就不爱我,我为什么还要去奢求呢?
       后来,我被主人变成了监管者。我仍然叫那个名字,但却没有人会再笑着轻唤我的名字。我如同一副没有灵魂的躯壳,残存于这个无休止游戏里。求生者全部死亡后,又会有新的一批求生者到来。对此,我已经麻木了。
       直到那一天,我再一次见到了她。她仍然叫艾米丽•黛儿,仍然穿着那身医生裙,仍然是那笨拙的动作——只是,她看我的眼神不再是信任的,而是充满畏惧。
       我知道,即使是再相似的人,也终究不是曾经我爱的她了——不是那个不爱我的她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放过了她。看着她离开前的神情,听到她口中对我战战兢兢地说出的感谢,我再一次把曾经的她和面前的她重叠在了一起。
       迷途的旅人啊,如若您见过那位美丽的小姐,见过那我曾经爱过的人,请告诉我,她现在的生活是否快乐,是否幸福。
                                                        开膛手  杰克
——————————————————————————
1/2请戳我的头像。实在不会弄连接。
又是一篇甜文,依然短小……
我差不多算是一条废鱼了……
可以期待下后面的3/2……

【杰医】日记1/2

       私设偏多
       日记体
       设定会在2/2给出
       是篇甜文!甜文!甜文!!!!!(其实只是因为文笔不好只会写甜文qwq)
       如果能接受,请往下↓
    ——————————————————————————
      
  
       我很高兴有人看到这页日记。 虽然我会因为没有遵守规则而“出局”,但我已经不在意这些了。
       我是个医生,在一个小城镇出生。原本我过着平淡的生活,但那一天的到来,使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一封信出现在我的邮箱里。上面没有写寄信人的地址和姓名。像这样奇怪的信件我通常会把它拿到邮局去,但那次我却鬼使神差地拆开了它。
       那的确是寄给我的信。信上的内容写着,只要我到那个荒废许久的庄园里,参加一场“游戏”,就能够获得“秘宝”——那个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东西。
       我依照信上的地址去到了那个庄园。 那是个很诡异的地方,寂静到令人恐惧。其他人也陆续地来到了这里,园丁、律师、机械师,甚至连空军都来到了这个奇怪的庄园。 而后,我们都拿到了一本相同模样的日记本——也就是您所正翻阅的这本。我们被要求每次进行游戏后都必须记日记。
        我们都很奇怪,但更好奇那所谓的游戏到底是什么。 但当我知道这“游戏”的规则后,我很后悔来到这里参加这游戏——相信其他人也是这样。
        每进行一次游戏,就会有人出局。没有人能够逃脱追捕,幸存下来的人也不过是因为他人的牺牲才得以苟活。
       我也一直苟延残喘着。我一直都过着舒适的生活,体力与行动力根本比不过其他人,只是靠着自救和躲藏才勉强逃脱。所以我能够活到现在,写下这篇日记,我还真是幸运。
       在一次游戏中,我遇到了他——“开膛手杰克”。他是监管者里最强的一位。那一次,参加游戏的四人除了我,其他的全部都迷失了。 至于我的逃脱,也只是因为杰克放过了我而已。
       记得那时,他把我抱着,走到了地窖门旁。他的手指尖锐地如同利刃,但我却没有因此而受伤感到疼痛。他让我离开这个地方。
       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游戏,因为仅剩的我们四人除了我,其他人已经迷失了——那意味着,只要我离开了这里,我就能够得到“秘宝”,通过它得到一大笔钱。我原以为因为杰克的介入,我们会全军覆没。可是我错了。 杰克放过了我。 我很惊讶,但恐惧和对于求生的渴望让我无暇顾及这些。 在爬进地窖的前一秒,我转身看了眼杰克,却看到了我无法想象的画面——他身上的玫瑰一点点地凋零,他的身体也一点点地变得透明。我突然想起规则中的一句话—— “监管者如若对求生者放任不管,则会永久性消失。”
       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主人的恶趣味,因为我知道,所有的监管者都以杀戮为快乐的源泉,但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我知道我想错了。
       我不禁对面前的这个身材高挑的男人产生了好奇与怜惜——至于原因,也许是因为身为医者的本能吧。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爬出地窖回到庄园的,等我恢复意志时,我已经站在了那塞满日记本的书架前。
       我知道我这么做是违反规则的,但我已经不在乎了。我利用得到的秘宝,得到了这个权限。迷途的旅人,如果你看到了这篇日记,请帮我找到杰克,拜托了。我想知道为什么他会放过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神里对我充满着情感。我相信着他不会消失。拜托了,如果您见到他,请告诉他,我希望能够治愈他的痛苦。
       我知道我曾经爱他。

                                                艾米丽•黛儿

————————————————————————————
很甜,对吧?
不过,我文笔是真渣,玩游戏也是。

【最吉向】来自情人节的巧克力

拖了好久,!因为开学了所以……我这个萌新渣渣最后的一点希望都没有啦!

短到爆炸啊这次!

努力在这个月把这个超短篇完结掉!

(否则可能就要等到六月份了)

手机被没收连周末都用不了的学生党的我也很绝望啊!╮(╯_╰)╭

好吧,不废话了,接上文。

————————————————————————

“呼……终于做好了。”

最原将背靠在椅背上,喘了口气。现在已经是晚上7:45,很快就要到宿舍关门的时间了。最原看了眼桌子上包装得并不精致的长方形礼盒,庆幸地想还好自己做完了,否则明天就来不及了。

其实原本不用闹到那么晚的,可谁知道其他人莫名其妙地都知道了自己要做巧克力送人的消息,都一个接一个地跑过来问东问西,整个中午都被浪费掉了。再加上自己本身就不太擅长做这个,而且也没有人帮忙,失败的次数也过多,因此花费了更多的时间。

还好自己做完了。

最原在最后一次完成后有尝过自己做的,虽然比不上店里做得那么香醇可口,但最起码不会难吃到令人难以下咽。

“他收到会开心吗……?”

思考着,最原突然想起一向很会纠缠在自己身边的他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出现在自己眼前。

“也许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

最原也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不再反感一直围在自己身边的他,反而将这种感觉变成了习惯一般。最原喜欢被他那双紫色的眼睛注视着——即使只是虚情假意的玩笑罢了,但最原仍旧如同本能一般地把它当真。如果他不在自己身边,自己就会控制不住地去想他……自己这是怎么了?

“最原君是要送给自己喜欢的人吧!”

脑海中突然响起在某时百田跟他说的一句话。

摇摇头,将思绪一股脑儿地摇走,自我催眠般地对自己说,这不过是对他的信任罢了,这礼物也只是想感谢他罢了,才不是因为喜欢什么的……

想着,将巧克力捧在手里,匆忙地就走了。

当然,最原没有看到那个一直在窗外看着自己的紫色身影。

【最吉向】来自情人节的巧克力(上)

看到的某个小短篇漫画迸发出的灵感

比小学生还渣的文笔

新人不会开车

绝对的甜文~(看题目就知道了好吧!)

时间线为V3结束后

完全把握不了总统的性格嘛(ノ=Д=)ノ┻━┻

总统人设崩,求别怪
(┯_┯)
————————————————————————

那是一个还算晴朗的早晨,作为“超高校级的女仆”的东条斩美在为其他同伴制作早餐的时候遇到了一位“不速之客”。

“什么?最原君你想学做巧克力?”

有点惊讶,但东条斩美一下子就想到了原因——明天是2.14日,也就是所谓的“情人节”。

东条斩美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使面前本就害羞的少年连脸都红了起来。

“只是、只是想送给一个对我帮助比较大的朋、朋友而已,不是你想的……”

“不用解释”东条斩美作为一名“女仆”还是有应有的礼貌,忍住笑后,露出了一副“我懂的你不用再解释了”的表情,然后开始教最原终一制作巧克力的方法。

虽然最原终一被东条斩美那副模样弄得十分尴尬,但为了能够制作出让他满意的巧克力,最原终一还是认真地听了。

讲解过后,东条斩美还很贴心地演示了一遍制作流程,而且在最原终一离开餐厅的时候,她还给予了他一个充满鼓励的眼神。

最原在离开了餐厅后,一个人去商场购买制作所需要的材料,殊不知——

“梦野!最原刚才问我巧克力的做法打算在明天送给别人!”

“真的吗?”

“当然了!!”

“赤松姐!听说最原君要在明天送亲手做的巧克力给暗恋的人!”

“诶?!”

……

消息就这么传着,直到众人都知道了——被传递过后歪曲了许多并且添油加醋了更多的“事实”。

最后一个知道的是王马小吉。

他得知这件被他们说成“最原酱要在情人节向自己暗恋许久的人表白并且会在巧克力里藏下定情信物在同一时间求婚”
时,愣了一下,随即咧嘴大笑起来:

“被最原酱喜欢的那个人也太惨了吧?竟然要吃最原酱做出来的‘黑暗巧克力’!说不定吃下去后肺腑就像被挤破了一样呢~”

说完,他一边夸张地笑着,一边走开了。

王马小吉走回了自己的房间——那个堆满了幼稚图画、却十分整洁的房间。也许是收到了某人的影响吧,他不喜欢自己的房间乱乱的,但同时也讨厌规律的过分秩序——控制与被控制,他都不喜欢。

王马小吉倚在门上,感觉身体有些累。在听到那些人所说的话中,他知道大多都被添油加醋地扭曲了,但却有着事实。

他突然瘫坐了下去——因为他感觉心脏有些疼痛。

那不同于在加压机强压在身体上的疼痛,这种痛感,无形,却压迫得他无法呼吸。

他和每夜一样,一遍遍地告诉自己,这些事与自己没有关系——但和每夜一样的,都只是无用的挣扎罢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会开始在意最原终一——也许是在一次次失去同伴们后流下的和自己虚情假意完全不同的泪水,也许是在离开才囚学院后那释然却带着疲惫的面庞,也许是在自己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后他那喜悦的笑容。

王马小吉知道,他们完全不同,所以,他们没有任何可能。

他知道,只有那种在他最绝望时给予他希望的人,才是他真正应该拥抱的人——而非自己这种只会嬉皮笑脸其实什么都做不好的充满罪孽的人。

但是,好不甘啊……

“骗你的哦!”

骗你的哦……

手挡住眼睛,但仍有一滴晶莹的泪珠滑下脸庞。

他依旧在笑,但却充满着苦涩。

那种话……果然说不出口呢……像我这种只会说谎的人……

【网王同人】病名为哀

4.
早晨,一缕阳光刚刚透过白色的窗帘,幸村就睁开了那双美丽的褐色眼睛。

“唔……已经天亮了么?”

转头,眼前的闹钟赫然显示着“六点零分”

下床,换衣服,洗漱,一切看起来都普普通通,然而,事实永远都不会和眼前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在一天前,幸村还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世界徘徊,而现在却又在干净整洁的房间里醒来。

“世界”就是这么充满“戏剧”性。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幸村精市的“人生”像被“重启”了一般,回到了十一岁时,回到了那个属于他的——人生转折点。

幸村用水将毛巾打湿,在自己的脸上擦拭着。他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禁暗自自嘲一声:

“你还真是会捉弄人啊,‘时’,竟然还要我去承受一边这种痛苦么?”

轻叹一声,幸村推开卧室门,走下楼,踏进厨房,十分熟练地做起了早饭。

“也不知道母亲喜欢吃什么……”

惭愧地想着,一起生活了十一年的母亲,竟然连她爱吃什么都不知道,幸村精市手上的力不自觉地大了起来。

“咔哒!”是房门把手被旋开的声音。

“欸?精市?你怎么……”幸村母亲的看到自己一贯晚起、毫无独立能力的儿子竟然起得那么早,而且竟然还在……做早饭?!

幸村听到声音后,习惯性地露出那曾经自己在镜子面前练过无数次的温柔笑容,说:“母亲,你醒了?早饭马上就要好了。”说着,将已煮熟的面条盛进碗里,端到客厅里的餐桌上。

“算是昨天母亲节迟到的补救。”默默地在心里记下了以后不能再“迟到”的要求,然后幸村递给了母亲一双洗净的筷子。

幸村的母亲看着面前这碗刚出锅还冒着白气的面条,不禁感到诧异: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这么会做饭了?不过在疑惑过后,迎来的是巨大的感动与喜悦。她拿着筷子的手微微颤抖着,而这细小的动作被幸村尽收眼底。夹起面,上面还粘着几根嫩青色的葱花,吃下去,半晌,她都没有开口说话。

“不……好吃吗?”

虽然十一岁过后就自己做饭的幸村对自己的厨艺还是很有自信的,但在母亲的面前,他就像个犯了错的小孩,毫无底气。

那试探性的话语穿进幸村母亲耳中,她愣了一下,又连忙说:“不,精市,你做的很好!”说着,给予了幸村一个只有母亲才会有的温暖微笑。

听完话,幸村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放下了,他微微一笑,说:“那就好。”顿了顿,又继续说“母亲,以后我会越来越独立的,不会再让你那么操心了,也不会让你丢脸的。”

内心一震。

幸村母亲不知为什么,感觉面前的幸村精市不再是一个小孩子了,喜而即泣般的,眼角流下了透明的液体。

幸村注意到了。他轻柔地将手拭去那滴泪珠,拥抱住自己的母亲。

即使是玩笑,但我也会竭尽全力,改变你们的“命运”!

————————————————————
感觉和上一章有些重复,不过马上就要进入第一条主线啦!

【网王同人】病名为哀

3.
“精市,起床了!”

那是一个很温柔的声音,虽然并没有青春女生的甜美,但音色却十分干净,令人喜欢。

说起来,原来人死后是会出现幻听的啊……幸村精市思考着,他一听到那个声音就知道了,那是他母亲的声音,只出现在远久回忆里的声音。

他以为自己早就放下了。可事实证明,他仍然渴望着母爱。

幸村精市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仍旧闭眼思考着。

“呐!精市,再不起床我就不给你做早饭了哦!”

心里突然一惊,幸村精市条件反射地睁开那双美丽的眼睛,映入眼帘的不是一望无际的黑暗,而是母亲那亲切动人的笑脸。

“诶?”

“诶什么啦!起床咯,妈妈我给你热牛奶去了,你要快点哦!”

幸村精市一时反应不过来,在他愣住的那短短几秒内,幸村的母亲便自顾自地说完话走了出去。

幸村精市疑惑地看向四周——干净的墙面,整洁的书桌,还有那窗台边的那抹充满生机的绿色,与记忆中的童年房间别无二致。

“这怎么可能……!”幸村精市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早在自己读小学五年级时便出了车祸死了。可那眼前活生生的人,瞬间将幸村精市的认知打得粉碎。

幸村精市苦恼地将手扶着脑袋,却发现自己的手,不,不仅仅是手,整个身体都被“幼化”了!他急忙跳下床,站到卧室里的那面落地镜前——一个头发颇长的少年倒映在镜中,削瘦的身体躯干和四肢,在那件单薄的衬衫的衬托下倒添了些病美人的感觉。

这幅模样,幸村精市再熟悉不过了。镜中的人,正是11岁时的自己!

虽然有些震惊,但幸村精市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和情绪,习惯性地看了眼日历后就换上衣服就走出了卧室。

“母亲,我换好了。”

好听的声音传来,幸村精市如自己平常一般笑着,走到母亲面前。

“……”

面前的人似乎被吓到了,有点奇怪地问:“精市,你是生病了吗?”

“为什么这么问?”

“你平常都不会笑的啊。”母亲说着,又笑着添了一句,“不过精市你还是多笑笑比较好。”

幸村精市微微一愣,像是明白什么似的,释然一笑,道:

“母亲,只要你喜欢,以后我会一直笑下去的。”

幸村母亲睁大了眼睛,随即将幸村抱住,喜悦的眼泪一时控制不住流了出来。自从自己的丈夫死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激动过了。

幸村也明白,就这样任由母亲抱着,却不觉得厌烦。

“母亲,母亲节快乐。”

“……母亲节快乐!”

——————————————————————
司:不要问我为什么扯到母亲节!也不要问我为什么幸村母亲出车祸,更不要问我幸村父亲为什么会死!这都是设定需要啊,
所以,求别喷qwq

【网王同人】病名为哀

2.
没有人知道死亡的滋味,因为在他们死亡的一刹那,他们已经不是“人类”了。

不同的是不可能告诉所异的彼此“真相”。

幸村精市缓缓睁开眼,四周仅是黑暗,寂静笼罩着装载着他的“世界”。

他知道“他”已经死了。但他并不在意,毕竟这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无目的地看向四周,上次是什么时候回到这里的呢?他早就不记得了。幸村精市自嘲般的勾起嘴角,果然,命运是抗拒不了的呢……

像认命一般的,他不再进行思考,有点颓废地坐下,闭上了眼睛。那些入蝇虫一般繁杂的场景不断地在他脑海里回放,但幸村精市却不觉得烦躁。他明明一向讨厌那繁杂厚重的东西了。

叹了口气,幸村一点点地,使自己放松下来。虽然身体并无二样,但某处却觉得格外地疼。许是大脑,许是心脏,又许是灵魂深处……

“抱歉,大家……”

声音和曾经一样的好听,但却没有人会问他怎么了,也没有人会安慰自己了,更没有人会为了自己而去找那个人了……

物是人非,却无力重来。

“就……这样结束了吧……”

——————————————————————
司:好多地方不知道该怎么写,也不知道用什么词比较好,果然语文不好的我写同人文就是在找抽……希望大家喜欢~

【网王同人】病名为哀

1.
手术室里,有着鸢尾花色头发的少年躺在病床上。他的头发因供氧的一根根管子而弄得偏显凌乱,虽然经过了麻醉过程,但少年仍然微微地睁着眼,保持着清醒。

医生们戴着口罩,汗水不断留下,黏在帽子与发丝的交界处,但他们却无暇顾及。持刀医生不断地想将那维持在心脏上的“黑点”去掉,可不论怎么做,都无法去除。

一旁的助手心急如焚,他紧张地看着面前的仪器——少年的心脏跳动正逐渐变为一条直线,他的生命正在一点点地消亡!

“怎么办?!”所有人都这样想着。他们知道面前的少年已经被死神判下了“死刑”,但作为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他们无法做到任凭病人在自己的眼前自生自灭。

手术室外,穿着红色运动服的众人焦虑不安地等待着,不时看看那仍然亮着红色的提示牌。

真田没有想到,幸村竟然会有那么严重的心脏疾病,如果早点知道,是不是就不会……

“真田,你别想多,部长他一定会挺过来的!”柳莲二轻拍真田的肩膀,安慰对方的同时,也在对自己进行自我催眠。毕竟,他们都明白——社长的病,早已严重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但他们不相信,上帝会如此无情地剥夺幸村的生命——他们相信,他们的部长一定会从死神的镰刀下回来的!

躺在手术室里的幸村精市虽然因为麻醉针而无法活动身体,但他的意识仍然是清醒的。他能够感觉到医生们的手足无措,也能感受到队友们对于自己的信任。他很想活下去,很想和队友们一起继续生活下去,为没能完成的三连冠重新属于立海大。他知道队友们信任自己,自己也信任他们,但是这一次,恐怕要让他们失望了呢……

他无法透过门看到自己的队员。他紫色的眸子透露出某种情绪,虽然失望,但幸村早就知道自己的生命会以此而告终。

“毕竟,我是注定无法……”

“滴——滴——……”

医生失望地脱下了口罩,放下手术刀,将提示牌的电源关闭。他缓缓地走出门,看到那些洋溢着青春的懵懂面庞时,他沉重且无力地摇了摇头,说:

“通知家属,准备后事吧……”

一种晴天霹雳的感觉。世界瞬间变得灰白,寂静笼罩这他们。

“这……这怎么可能啊!”切原赤也歇斯底了起来,他不能接受自己最最敬爱的部长会就此过世——他还很年轻、很强,不是吗?他将手砸向墙壁,用力过猛而显出了血丝。“部长他……怎么可能会死啊!”

“切原,冷静点……”柳莲二出声制止切原的行为,但那略微颤抖的肩膀和不稳的声音早已暴露了内心的崩溃。

“你叫我怎么冷静啊!部长他……他可是……”

已经死了啊。

切原那无力说下去的话,众人都心知肚明,但就是无法接受。毕竟,那可是幸村啊……那个昨天还在陪他们在U_17里训练的、晚上问他们要不要一起养植物的、早晨与他们一起晨跑练习的幸村社长啊!为什么,才那么一点时间,就相隔阴阳了?

医院走廊上,陷入了沉寂。

医院某心脏科办公室里,刚为一名病人“做完”手术的医生遗憾地叹了口气。他知道幸村精市体质不好,但他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患有这种极为罕见的心脏疾病。他曾经在楼道里看见他的时候,他微笑着向陌生的他打招呼,那美丽的微笑令天上神明星辰都为之动容。

“真是天命难测啊……”

感叹着,医生突然想起,在幸村精市死亡的前一刻,他好像说了一句话。

“好像是……‘我是注定无法得到快乐与幸福的啊’……?记不太清了。”

在某个临近黄昏的下午,幸村精市——那个如同神一般的少年,离开了这个世界。

——————————————————————————
这里是司落花!作为新手这是处女文,文笔不好请见谅!
私设较多,为耽美向,主CP未定。
由于网王现在处于回顾阶段,番还没补完,一些细节并不太准确,所以请不要介意!
全文偏玛丽苏,但绝对不狗血!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望食用愉快!